您目前位置:Home 出版品 天啊,老闆長出象鼻子了! 4. 錯的多美麗

4. 錯的多美麗

舒伯特是完美基因的資深研發副總,他的基因複製移植技術在全球生化界首屈一指,是完美基因勝出同業的武器。

他的才華是一流的,但他的團隊不是。 

舒伯特的團隊有個嚴重問題,這個團隊除了舒伯特之外,沒有人敢做決定。

從最新實驗結果對外發佈,到取消八卦雜誌訂閱,一切都要舒伯特決定。但是舒伯特太忙,他熱中研發,大部分時間都花在實驗室(舒伯特的大嗓門開罵,連大象都會心碎。當他關在無塵室埋首實驗,去敲他的門簡直是找死)。加上他專注完美近乎無情,任何小小的決策錯誤都無法忍受,大家只好讓他做所有決定。他做決定又謹慎,謹慎就花時間,於是,研發部的人都在等舒伯特做決定,研發部以外的人,都在等研發部做決定。

舒伯特是個天才,但這個天才成了部門的瓶頸,他的部門成了公司的瓶頸。

高度集權、應變緩慢,讓舒伯特的團隊嚐到苦果。「超完美嬌妻」系列新藥,便是由於第一線人員在研製過程中反應太慢,沒有在核心成份受到動物基因感染之初就採取必要措施,才會引發連鎖反應,導致新藥研發全面潰敗。

檢討會議召開那天,是舒伯特這一生中最長的一日。七個小時的會議結束,董事長要求經營團隊服下研發失敗的新藥,一個禮拜後,舒伯特長出豬鼻子,董事長貝多芬長出象鼻子。

為了彌補自己犯的錯,舒伯特超時工作,每天只睡三個小時,但部門的情況仍無改善,大家士氣低落,依然在「等待果陀」。

有一天貝多芬很晚下班,舒伯特的實驗室還亮著燈,貝多芬走過去敲門。

「你文盲啊?『請勿打擾』你看不懂是不是!」門內傳來舒伯特的怒吼。

「我不是文盲,我是貝多芬。」

舒伯特開了門,雙眼佈滿血絲,睡眠不足的臉上充滿窘迫:「抱歉,我,我不是故意的。」

「我知道你不是故意的,但是,如果我不是貝多芬,你會跟我道歉嗎?」

舒伯特摸了摸後腦杓。

貝多芬走進實驗室拉了張椅子坐下:「你看NBA嗎?」

「我沒時間看。」

「我想也是,」貝多芬環視實驗室一圈:「麥可喬登成功的原因是什麼?」

舒伯特臉上三條線,現在是什麼時候,籃球時間嗎?「他,他是得分王。」

「喔,那所有的分數都是他一個人得嗎?」

「當然不是,」這什麼白癡問題:「他有隊友啊。」

「喔,你也曉得他有隊友啊,那你有沒有隊友呢?」

「……」

「即使是麥可喬登也必須把球傳給隊友,隊友跑來跑去不是為了看他表演,他們是一塊來得分的。如果麥可喬登把隊友當成觀眾,他一個人能贏得所有的比賽嗎?」

舒伯特搖搖頭。

「即使得分王也不能一個人贏得比賽,那麼你告訴我,你不把球傳給隊友,你要怎麼打贏眼前這場比賽?」

「……」

「每一季NBA都有得分王,但籃球大帝從來就這麼一個。麥可稱霸NBA,不光因為他是得分王,而是他創造一個團隊,他能帶領團隊拿冠軍,他是個Leader。你是得分王,但你的團隊輸掉比賽,知道為什麼嗎?」

舒伯特搖搖頭。

「因為你太迷戀當一個得分王,你忘記你的角色是一個Leader。當一個Leader開始扛起所有的責任,那表示他有強烈的不安全感,不安全感帶來不信任感,他會把五人的球隊變成一個人的球隊,然後團隊的成就感就被他剝奪了,那是一場災難。我沒有看過任何球賽,一個人能打贏五個人。即使你能力再強,即使你不眠不休,你一天還是24小時,不眠不休創造不了什麼,它只會加速你過勞死在辦公桌上。」

「……」

「我不能讓這種事發生。」貝多芬停說:「明天開始,每晚八點一到,我會讓警衛把你請出辦公室。不管你的工作有多重要,你都得在八點前完成。八點以後,抱歉,明天請早,警衛會拔掉插頭,請你離開辦公室享受生活。」

「什麼?」舒伯特一臉錯愕,懷疑自己聽錯。

「你最好趕快學著跟團隊分享工作,帶領他們得分,你沒機會超時工作,你得準時下班。」

「可是我……」

「就這樣,沒得商量。」貝多芬站起來往外走,走到門口時回頭對舒伯特說:「你有豬鼻子,我有象鼻子,之前的錯誤讓我們變得醜不拉幾。但我跟你保證,等你成為真正的Leader,回頭照鏡子你就會發現,這個曾經讓你沒臉見人的豬鼻子,有多麼美麗。」