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目前位置:Home 出版品 天啊,老闆長出象鼻子了! 9.當哈利遇見莎莉

9.當哈利遇見莎莉

完美基因公司的業務處有三部,各自負責不同客戶。業務二部負責美容醫療體系,主管是哈利。

哈利修長的臉上有個不相稱的大鼻子,配上窄邊的黑框眼鏡,就好像一個發育太過的蓮霧在臉上盪鞦韆。私底下大家叫他「大鼻子哈利」,他一點都不介意。 

大鼻子哈利幾乎每天準時下班,他的業務員也是,但業務二部的業績居三部之冠,業務員的流動率也最低,真是讓人好奇。

符樓拜不明白的是,為什麼其他兩個部門投注時間更多,創造的業績卻比業務二部少。是他們掌握了大客戶?是他們的業務特別有一套?還是哈利懂得帶人?

一次跨部門會議結束,符樓拜趨前請教哈利,他想知道哈利怎麼帶人。

「我沒帶人啊,」哈利說,心裡好奇這個會計小子怎麼會對他的部門感興趣:「他們做得開心又賴著不走,我也沒辦法。」

這種回答聽起來很敷衍,但符樓拜不放棄:「我是認真跟您請教,我觀察很久,你們部門的業績很,士氣高,流動率低,我很想知道您有什麼秘訣?」

哈利收斂起玩笑:「我每天準時下班,你猜原因是什麼?」

「因為你管得好。」

「剛好相反,我不太管。」

「你不太管?」

「對,你學過管理學嗎?」

符樓拜點點頭,哈利繼續:「管理的第一課是什麼?」

符樓拜腦中快速閃過學校讀過的教科書,算了,別耍聰明:「是什麼?」

「管理的第一課是找對人,找對人你就不用管。」

「哦?」

「對的人會把自己管好,他會打江山又不會惹麻煩。你只要指著山頭給他,他自己會想辦法攻下。這種人拉高績效,讓你準時下班,覺得人生充滿希望。不對的人剛好相反,他辦事不力,屁股又擦不乾淨,光是幫他善後就會讓你懷疑人生。他增加你的負擔,累得你半死,夜裡還得想著怎麼處理他。所以選對人太重要了,你能不能有一個美好的職場生涯,就看你有沒有找對人。我的人管好自己,我不必當保姆,我就有時間思考下一個目標怎麼達成。」

「這道理大家都明白,問題是對的人難找,你都怎麼找呢?」

「我不會等到要用人的時候才找,我平常就在找。」

「哦?」

「比方我拜訪廠商,看見有個人不錯,我就去跟他聊,問他下班做些什麼?運不運動?玩不玩樂器?常不常旅行?幹過最瘋狂的事是什麼?一個有活力的人時間永遠不夠,他沒時間無聊,他不會下班回家就躺在沙發上看電視。我跟很多人談,談完之後做記錄,等我需要人,我就打開筆記本,看看有沒有合適的人。如果有,我就打電話給對方,問他有沒有興趣。對的人難找,所以我隨時都在找,隨時補充我的人力資料庫,這樣我就可以避免因為時間壓力,用了不對的人。」

「你用過不對的人?」

「用得可多了。」哈利說,一副不堪回首:「以前我找過一個女生叫莎莉,她是國外MBA,在兩家外商公司待過,履歷很完美。我覺得我走運了,我第一時間就找她談。她應對得體,表現就像她的履歷一樣完美。可是我就是覺得不對勁,我覺得她太好了,如果她真的那麼好,為什麼會看上一家小公司?這不是很奇怪嗎?我心裡有疑問,但當時急著用人,就先錄取她。」

「結果呢?」

「結果是災難一場,」哈利說:「她說她專注完美近乎苛求,但做起是來卻完全不是那麼回事,她永遠只做60分,我跟她檢討績效,她說我標準太高;她大小姐準時下班去約會,我卻得幫她善後加班到半夜……半年後我受不了請她走路,她還寫黑函給老闆,老闆還為了這是狠狠訓了我一頓。」

「太慘了!」

「可不是?經過這次我學乖了,莎莉教會我兩件事:第一、用錯人要付出代價,位置越高付出代價越大;第二、不要迷信履歷表,看起來越完美的履歷你越要小心,阿貓阿狗都能把自己寫得像救世主。用人要相信直覺,有位大師說過:如果你有耳朵,聽得見夜鶯歌唱,你還需要看牠的證件嗎?」

「找到對的人就夠了嗎?」

「當然不夠,那只是第一課。做業務就像推石頭上山,你月初推上去,月底它給你滾下來。『天長地久有時盡,此恨綿綿無絕期』,說的就是我們幹這些業務的。不管你上個月有多偉大,月初你就是個零。每個月從零開始,你不光要非常清醒,還得保持熱情,特別是如果你還帶人。帶人需要紅蘿蔔也需要棍子,但是紅蘿蔔吃久會膩,棍子打久會皮,你得想辦法讓大家開心,一起打拼也一起玩。」

「比方說?」

「比方說,每個月我們會拿出一千元當獎金,比誰最能準時下班又能達到業績。月底,誰業績達到,準時下班天數又最多,就可以拿走所有獎金。告訴你,我們拼這筆錢比拼業績獎金還兇。我們用這種方式平衡工作與生活。我重視個人成績,也重視團隊合作,達不到業績的人,我們會一起幫他想辦法。在我部門沒有人可以獨善其身,好比家裡失火,你不會呆坐在沙發上等別人來救火,那是你家,家裡燒光你什麼都沒有。」

「我懂了,你讓大家認同團隊,然後用小學生參加遠足的心情來達成目標,是這樣嗎?」

「對!經驗告訴我,能玩在一起玩工作在一起的團隊最有戰鬥力,有組織的一小群人可以征服全世界。」

哈利說完,打量起符樓拜,覺得這傢伙挺好學的:「來,換我問你個問題。」

「請說。」

「你下班後都在做什麼?」

符樓拜楞了一下,隨即會意地微笑:「這算是Interview嗎?」