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目前位置:Home 出版品 天啊,老闆長出象鼻子了! 13.陪我走到世界的盡頭

13.陪我走到世界的盡頭

韓德爾是完美基因的資訊部副理,是全公司最受歡迎的資訊工程師。所有跟資訊部門有關的專案,大家第一個想到他,要是他沒辦法參與,大家也會私下請教他的意見。

符樓拜一直覺得好奇,韓德爾既不走F4帥哥路線,也不是熱中社交的花蝴蝶,為什麼會這麼受歡迎?直到有一次,符樓拜跟韓德爾合作,將公司的會計系統升級,他才明白韓德爾的秘密。

首先,工程師動不動掛在嘴邊的三字經「做不到!」「不可能!」「沒辦法!」韓德爾從來不說。即使面對再不合理需求,韓德爾都會和顏悅色告訴你:聽起來很有挑戰性,咱們一起來想辦法吧。

然後,他會花時間瞭解你的需求,弄清楚你究竟想幹嘛?多數的時候,大家提出來的資訊需求都不清夠楚,韓德爾不會拿了需求單,就動手幹活。因為不清楚的需求,只會產出不清楚的結果,最後就是爛賬一筆,加上無止境的修改。 

就算你想得夠清楚,也有解決方案,韓德爾也不會照單全收。他會本著專業提出見解,不管你想得多周延,他就是能提出比你更快、更好、更省錢的作法,而且用國語跟你解釋(不是火星文),為什麼這樣做比較好。

案子開工,他還會密切跟你聯繫,一個階段一個階段確認你要的是不是這個?埋頭苦幹不是韓德爾的風格,他不會像別的工程師,明明你要薑母鴨,他閉門造車最後端出烤乳豬,還興沖沖告訴你這烤乳豬有多好吃。看你氣到臉都綠了,發現苗頭不對,他還強辯說,薑母鴨跟烤乳豬還不都能填飽肚子,幹嘛那麼計較!

因此,只要是韓德爾參與的專案,大家都很放心,韓德爾成了資訊部品質的保證。但是韓德爾最近負責的語音下單系統,卻引起許多抱怨。

客戶向客服人員反應,用語音下單真麻煩,訂個東西有夠不順的,活像女人家大姨媽失調;還有,那個錄語音的女生講話速度有夠慢,幹嘛?在演歌仔戲唱哭調仔嗎?

客服部緊急找資訊部開會,會議上砲聲隆隆,大家不明白,怎麼一向品質掛保證的韓德爾,這回出這種錯?

雖然程式不是韓德爾寫的,不能把帳全算在韓德爾頭上,但他一聲不吭,概括承受一切責難,而且立即率領小組改善。經過兩天兩夜加班趕工,終於改善了客戶詬病的下單流程,以及語音過慢的問題。

符樓拜很好奇韓德爾出了什麼事,就約他吃飯瞭解狀況。

「一般來說,」韓德爾解釋:「大部分的客戶都是在網站上訂產品,不然就直接打電話給客服人員下單。要是客戶不能上網,或者客服人員滿線,他們才會透過語音系統下單。我當時的判斷是,用語音下單的客戶不多,這個系統基本上是服務少數客戶,所以就把案子交給底下的工程師,自己參與不多。」

「但我記得你一向把關嚴謹,每回你都會反覆測OK,才讓系統上線,不是嗎?」

「我測過了,結果也正確,我下了單,付了錢,也收到東西,一切都沒問題。但把事情『做對』不夠,這個系統是對的,但是它不夠好。做對系統只有60分,做出來讓人覺得好用、舒服才是100分。測試的時候,我就發現下單流程繁複,似乎可以更簡潔一點;錄語音的女孩說話太慢,我也注意到了,這些都應該要改善。但是我手上案子太多,語音下單用的機會又不高,我就沒有要求調整。結果最近產品熱賣,客服人員滿線,客戶大量用語音下單,就出問題了。」

「所以這些問題你事先就想到了?」

「對,我想到了卻還是讓它發生,真不應該。我像一個waiter,只是把客戶點的菜送上餐桌,我沒有對客戶微笑,也沒有細心體貼客戶的需要。我決定讓系統上線,心裡就有陰影,總覺得哪裡不對勁。我以為我把事情做完,但沒做好的事情,是不可能做完的。它就像個迴力鏢,你丟出去以為把它甩開,沒想到,它卻回過頭來K得你滿頭包。」

「真的,你這次算是被迴力鏢海K了。」

「對,我被海K了。奇妙的是,事情有沒有做好,你自己知道,你會有一種會出事的陰影,那種陰影會跟著你,你想躲也躲不掉,你每分每秒都在陰影下討生活,那個陰影彷彿會陪你走到世界的盡頭,最後變成迴力鏢,沒跟你掛號就飛過來砸你的頭。」

「說得太好了。」

被韓德爾這麼一提醒,符樓拜忽然想起一件事:「糟糕,你這麼一說,我突然覺得好像有一隻迴力鏢朝我飛過來了,對不起,我得先走一步。」

說完,符樓拜匆忙離去,留下韓德爾以及他的飯後咖啡。

「也好,一人K,兩人補。」韓德爾笑笑說。

 

網友Wendy的留言

被回力標K到 ***喔**粉痛ㄟ

但是如果是被別人的回力標K到也是頗無辜吧

任勞任怨的韓德爾難道不會有承擔不住的時候嗎

謝謝

WENDY

 

火星爺爺的回覆

Wendy,

韓德爾不是任勞任怨,那既非勞也非怨,要把事情做好,就得這麼幹。

 

火星爺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