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目前位置:Home 出版品 天啊,老闆長出象鼻子了! 18. 飛越柏林圍牆

18. 飛越柏林圍牆

一個在開放場域辦公的人竟讓你覺得,他好像擁有獨立辦公室,那是為什麼呢?

那是因為,那個人在自己周圍,築起一道柏林圍牆。

歐尼爾,完美基因的行銷主任,正是一個活在圍牆裡的人。

表面上他看起來謙恭有禮、不難溝通;實際上,他自我意識很強,十分堅持己見。他盡可能避免無謂的衝突,然而,一旦你跟他有過爭執,或者他覺得你威脅、背叛了他,那道圍牆就會出現,而且不管你怎麼努力,都無法破牆而入。

在新產品「美白去斑雙效面膜」第一次行銷會議後,公關處鮑羅定第一次發現了歐尼爾圍牆。

那次會議,歐尼爾提出「假面公主」的宣傳概念,意思是,女生用了完美基因的美白去斑雙效面膜,將擁有一張全新的臉孔,美得不像真的,宛如一個戴上完美假面的公主。

這種說法有趣,但鮑羅定不太喜歡。據他觀察,沒有哪個女生喜歡自己身上哪個部位,被說成是假的。他當場提出顧慮,並贏得與會人士認同,主席裁示擇期再議。

隔天,鮑羅定就發現歐尼爾變了,跟歐尼爾談事情,開始有撞牆的感覺。

談工作,歐尼爾公事公辦;談別的,歐尼爾像燒乾的餘燼,沒有半點熱情。有一堵高聳、厚實的城牆矗立在兩人之間,看不見但是存在,而且牆上清楚寫著:「我很忙,我沒空聊天。」

歐尼爾變成一個帶著圍牆工作的人。鮑羅定當然知道歐尼爾對他這樣,是因為他在會議上提出不同意見。但需要如此嗎?工作不能就事論事嗎?不管鮑羅定在會議上說什麼,他都是為了公司好,並非針對個人啊。

不只鮑羅定,會計主任符樓拜也遇過這種狀況。有一次他問歐尼爾,為什麼行銷部的預算執行速度太慢(沒有半點惡意),歐尼爾竟回答說:「你問我幹什麼?你應該問我老闆啊。」之後,符樓拜只要碰到歐尼爾,就覺得眼前有一道牆,高到他八輩子也爬不過去。

與同事互動過程,只要有誤解發生,歐尼爾便築起一道牆。他用這些牆防堵惡意入侵,告訴別人他不好欺負。他的確收到效果,除非必要,大家寧可置身事外,遠遠地躲著他。沒有人喜歡撞牆,大家都不是笨蛋,普遍智商也都超過蒼蠅、蚊子,不會明知玻璃窗穿不過去,還要硬撞,衝出一條血路。

為什麼歐尼爾要讓自己活在一座城牆高聳的誤解城堡裡頭?你只能猜測,歐尼爾的某個前世,可能參與了萬里長城的興建……

工作上廣結善緣,可以得到許多人幫忙,但歐尼爾把人家擋在牆外,久了,當然沒有人會拿熱臉貼冷屁股。時間一長,歐尼爾也覺得自己被孤立。在跨部門的溝通協調工作,他力不從心,沒有得到應有的協助。雖然部門的人支持他,但跨出部門之後,他寸步難行。

歐尼爾沒料到,他用來阻擋惡意入侵的圍牆,連帶的也阻擋了善意關懷與資源分享。他活在自己建構的小框框,他出不去,別人也進不來。他知道自己不對勁,卻不曉得該怎麼辦,直到有一天,他收到一張訃文。

死者是歐尼爾的高中同學詹姆斯。一個酒醉的中年司機撞上詹姆斯,一場意外車禍奪走他年輕的生命。歐尼爾看著訃文,感到無比震驚。

訃文把他拉回高二那年暑假。

那年他們去一個溪谷烤肉。愛開玩笑的詹姆斯,明知道歐尼爾不會游泳,還把他從一塊大石頭上推下溪裡,害他喝了好幾口水,差點鬧出人命。同學們把歐尼爾救上來之後,詹姆斯不停向他道歉,但歐尼爾完全不理會,而且再也沒有跟他說過一句話。

高中畢業後,詹姆斯每年都會寫耶誕卡給他,多年來不曾間斷,但他一張也沒回。如今,上帝開了詹姆斯一個玩笑,把他帶離人間,詹姆斯再也無法寫卡片給任何人了。即便歐尼爾想要回覆隻字片語,詹姆斯再也收不到了。

參加公祭那天,歐尼爾看見詹姆斯的遺照。遺照上,詹姆斯的笑容,燦爛得就像高二那年暑假,那個愛開玩笑的高中生。

歐尼爾淚流滿面。他來晚了,他的原諒也是。

當晚,歐尼爾做了一個夢。

夢中,他回到童年,在一座迷宮裡追尋詹姆斯。他有件事想告訴詹姆斯,他知道詹姆斯就在迷宮某處,可是他怎麼找也找不到。迷宮沒有出路,而且圍牆非常高,他爬不過去,歐尼爾非常難過,如果再找不到詹姆斯,一切就會變得太遲、來不及,他忍不住放聲大哭。

這時候,遠方忽然傳來陣陣歌聲,那聲音很熟悉,很像詹姆斯,喔不,應該是變成天使的詹姆斯。只聽見那聲音不斷喃喃吟唱:

越高的圍牆越值得去打破,越高的圍牆越值得去打破……

 

火星爺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