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目前位置:Home 出版品 3號小行星 2.雙胞胎備份

2.雙胞胎備份

星期五晚上下班,已經快十點,我從公司走出來,突然想喝酒。我邊走邊打電話,想找人一起去pub

顯然這個時間找人出來喝酒,不是好主意。我打了三通電話給哥兒們,兩個人手機沒開(八成躲到電影院),另外一個已經回到家,正在浴室裡洗澡:「真會挑時間,我頭髮剛抹了洗髮精,你要不要來幫我洗頭?」 

「你慢慢洗吧,可不要拿漂白劑往頭上倒!」我掛了手機,招了一部計程車,東區百貨公司後面幾家pub以前我常去。

我在pub的吧台坐下來喝第一杯酒,已經十點半。我點的是這家pub的招牌特調「Planet No.3」。這家pub叫「月光捕手」,沒有舞池,也沒有舞台,桌數不多,因為是星期五晚上,位置都坐滿了。吧台的兩個酒保,一個兼做DJ,今晚放的都是一些老式的jazz,簡單、舒服。

我喝完第一杯酒,又點了一杯,然後環視pub裡的客人。

幾個上班族佔據了中間的位置,他們併了兩張桌子,很喧嘩,大概在講黃色笑話。男的都卸了領帶,女生則被笑話逗得咯咯笑。

左邊角落一桌,有一對雙胞胎兄弟,我一進門就注意到。他們大約30初頭,穿一模一樣的衣服,連髮型也相同(這點很特別,印象中好像雙胞胎到了一定年紀,會刻意區別彼此,提醒別人他們不同,可是這對兄弟沒有),其中一個不斷說話,另一個不停喝酒,而且神情陰鬱。

等我喝完第二杯,一直說話的雙胞胎之一,站起來離開pub;一直喝酒的那位,還坐在位置上,好像在沈思些什麼。

我點了第三杯,然後問DJ他現在放的這首歌叫什麼?

The Girl From Ipanema.DJ說。就在他拿CD封面給我看的時候,喝酒那位雙胞胎之一拿著他的酒瓶往吧台走來,停在我旁邊。

「有人坐嗎?」他問。

「沒有。」他在我旁邊坐下來。

「再來一瓶啤酒。」他對酒保說。

「剛剛是是你哥哥還是弟弟?」我問。

「誰?喔,都不是。」

「都不是?」我詫異地問:「那不是你的雙胞胎兄弟?」

「不是,他是替我辦事的。」

「他長得跟你好像,打扮也一樣。」

「化妝的,他們很會化妝。」

「你是說剛才那位不是你兄弟,他們是誰?」

他憂鬱地看我一眼,拿起啤酒瓶又喝了一大口。

「抱歉,不應該問這麼多,如果你不想說。」

「他們是一家公司,幫人弄雙胞胎。」他說。

「什麼?」

「我是說,如果你沒有雙胞胎兄弟,想弄一個,他們可以幫你。」

「怎麼可能!」

「不可思議吧,我一開始也不相信,後來發現真的有這樣的公司,他們公司叫『雙胞胎備份』。」

「『雙胞胎備份』?幹什麼的?」

他又喝了一大口酒,用手揩了揩嘴角:「有趣吧,說來話長。有一次我收到一封廣告e-mail,我以前從來不看廣告信,看到廣告信就砍,可是那一封廣告信很特別,它標題寫著:『你知道你有一個雙胞胎兄弟嗎?』

靠,胡扯!我有雙胞胎兄弟?有我怎麼會不知道?有雙胞胎我還要你告訴我?說得好像我老爸老媽有什麼秘密瞞了我30幾年?我很生氣,就打開信看怎麼回事。

那封信我記得很清楚,因為很特別,我還把它印下來,我拿給你看。」

說著他掏出皮夾,拿出一張摺了又摺的A4紙,然後遞給我。我接過來,信一開頭寫說:『馬克

「對了,我叫馬克,不重要。」他喝光了他的啤酒

信的內容如下:

馬克,

我們知道你沒有雙胞胎兄弟,但如果你有呢?想像一下,有一天你逛街,一個長得跟你一模一樣的人攔住你(長得就像你那個不存在的雙胞胎兄弟),告訴你他可以為你做三件事情,隨便你選,你想請他做哪三件事?

你可以開始想。

也許你想請他出席星期六晚上的無聊宴會,好讓你待在家看電視。

或者當你做錯事,無法取得諒解,那麼你可以拿他當藉口,你可以拖著他去跟對方說:全都是我雙胞胎弟弟胡鬧,他從小就愛惡作劇。

你生性害羞不善表達,卻必須在一個公開場合演說?簡單,請他捉刀,讓辯才無礙的他幫你代打,給別人一個你口才好的印象。

不然,乾脆請他去面對你那個難纏的老闆,像星期一早會的疲勞轟炸,或年底加薪談判。

在這個光怪陸離的世界生活並不容易,有一些難關讓我們失能、無助、一點辦法也沒有。這時候,身邊有個幹練的雙胞胎兄弟,是一種幸福。

雙胞胎備份公司有先進的生化科技以及化妝技術,我們的雙胞胎儲備中心,有1,785位各種身高體重的專業人士,可以為你解決各種疑難雜症,我們可以為依據你的需求,為你打量身打造雙胞胎兄弟,提供專業諮詢顧問,並且在你的指示下解決你的問題。

當然,沒有人能代理你的人生,但是,面對人生各種難關,每個人都渴望一個本領高強的兄弟。未來充滿挑戰與考驗,你不孤單,「雙胞胎備份」做了充分的準備,要和你一起從容、優雅地面對

「靠,這些人真他媽的天才,」我還沒全部看完,馬克說:「注意到沒有,署名是他們的執行長,他還真他媽的就叫Twins 耶!」

我注意到了,而且我還看到信上說:三天內回覆,享有特別優惠,最後72小時的機會,正在一秒一秒的流失

「這事不尋常,邪門得很,所以我就跟他們聯絡。」馬克幫自己點了一根煙,然後也遞一根煙給我,我謝絕。

「我打電話去,聽了半天還是搞不清楚,就跑去公司參觀。我看了他們的設備,還有幾個在上妝的『備份雙胞胎』,真是讓我開了眼界。」

「所以你找他們幫忙,成了他們的客戶。」

「對,我最近有一些事很煩,我結婚了,可是在外面搞了一個女人,我想回頭,可是那個女的很難纏

「所以你找了你的雙胞胎備份,他處理得順利嗎?」

「不順利,坦白說,我有點後悔找他們。他們說得沒有錯,沒有人能夠代理你的人生。」他從椅子上站起來,掏了皮夾付錢:「我得走了,別以為我喝醉了胡扯,剛說的都是真的,給你一張雙胞胎備份的名片,也許有一天你用得著。」

「謝謝。」我接過名片,把信還給他,目送他走出pub

名片上的人叫Smith,是雙胞胎備份公司的業務總監。

我回到我的第四杯酒,一直看著名片。這事情會不會發生在我身上?我是說,如果有一天,一個跟我長得一模一樣的人在街上把我攔下來,很熱心地想幫我做三件事情,我要請他做什麼?

我在吧台坐了一會,喝完酒杯中的最後一口,付了錢離開。

出了門走到路口,看見旁邊有一個行人專用垃圾桶,我把名片對折撕了三次,丟進垃圾桶。

突然飄雨了,我攔了一部計程車坐進去,拍拍外套上的雨滴。入夜飄雨的城市,有一種微醺的姿態,色澤是加了冰塊的威士忌。

不曉得哪一天會遇見他,我看著窗外想著。

遇見他的時候,我會請他到pub喝杯酒,請他好好過生活,我的人生,不需要他來為我擔心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