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目前位置:Home 出版品 3號小行星 4.「遺忘」的小藥丸試用

4.「遺忘」的小藥丸試用

「你會不會有時候,希望有些事情從來沒發生過?」

 

 

 

兩個月沒見,艾莉斯找我出來吃飯。

我們坐在一家義大利餐廳二樓靠窗的位置,她點了一份主廚沙拉,可是吃得很少,我點墨魚義大利麵。等候上菜的時間,她不時看著窗外。

「你有心事?」 

「很明顯嗎?」她說:「我一直都不擅長偽裝。嗯,你還沒回答我的問題。」

「是,可是都發生了,不是嗎?」

「是,都發生了。」她又望向窗外,然後回到自己的生菜沙拉:「為什麼就沒有一種遺忘的方法,可以像刪掉電腦檔案一樣,你不想要就把它刪掉。然後這些事情會看起來好像沒發生過,或許印象中有,但是被你刪掉找不到了。如果找不到,你就沒辦法證明這些事情存在,最後你就會當作這些事情沒有發生。你就這樣把事情忘掉再也記不起來,無論再怎麼努力都記不起來。」

她拿著叉子在切成波浪型的一片小黃瓜上戳了兩下,然後讓小黃瓜在散開來的沙拉醬之間來回滑遊,動作心不在焉,把叉子跟小黃瓜無辜地變成一個蹩腳、缺乏練習的滑板選手。

「忘掉的那些事,就好像一個被刪掉的檔案,或是一個早上醒來就忘掉的夢。如果能自由選擇要忘掉什麼,真的蠻好的。」

「你今天晚上很不艾莉斯。」我說。

她看了我一眼,拿起小黃瓜片輕咬一小口:「有時候我覺得上帝是個二流的工程師,電腦做得到的事,為什麼人腦做不到?當初祂為什麼沒有好好想想,我們會有想忘掉事情的需要?」

「祂給了我們時間。」

「對,祂給了我們時間,時間到了我們會忘掉。可是,我們把它忘掉,是因為到了那個時候,那樣的事情再也不重要了。而且我們不是真的忘掉,那件事情還在,我們只是還沒遇到一個什麼人,什麼事,提醒我們想起這件事情;我們還是會在一個奇怪的時間,奇怪的場合,被一個奇怪的人或奇怪的事提醒,想起那件我們以為已經忘掉的事情。為什麼我們就不能在一個事情對我們還很重要,還有影響,還會讓我們痛苦不舒服的時候,想忘掉就把它忘掉呢?」

我沒有回話,我看著艾莉斯,這個我認識好幾年的女人,揣想她最近又發生什麼事。

她看著我眼中的疑惑,突然問:「為什麼我們沒有在一起。」

為什麼我們沒有在一起?

那些原本有機會在一起卻沒有變成情人的男女,後來都發展出什麼樣的關係?

艾莉斯跟我彼此欣賞,剛認識的時候,我們分享彼此的生活,對事情的看法,開我們認識的人的玩笑。我們看起來很有默契,但是就是沒有在一起。為什麼?

「你說我驕傲又難搞。」

「對,你很難搞。」

「你才是這個星球驕傲界與難搞界的雙料奇芭。」我說。

「您抬舉我了。」

「並沒有。」

我們就是這樣,什麼事情都拿來比。我們談小說、音樂、電影、講笑話,比誰讀得多、聽得多、看得多,誰的笑話黃。好像有一個看不見的獎盃放在我們之間,我們進行一場愚蠢的競爭,沒有人願意先把自己交出來。

昆德拉說,人跟人之間的關係,在最初的三個禮拜就已經寫下了,所以我知道我跟艾莉斯不會在一起,丘比特的箭把我們兩射成刺蝟都沒有用。

「我們今天晚上是要討論誰比較難搞,是嗎?」

「不是,」艾莉斯說。

「所以是什麼?」

「幾個月來,有一個人我一直忘不掉。我很困擾,為什麼我不能把他忘了?我痛恨我的記憶力。唸書的時候拿來背書很好,但現在很慘。我不明白,為什麼我的記憶要拿來浪費給一個不值得的人?」

「一個負心漢?」

「我不喜歡這個字眼。」

「那麼想忘掉他,還替他辯護?」

「不是,是我自己。我一開始可以不靠近他,可是現在卻不能選擇把他忘記,我痛恨自己。」

「沒有人是完美的。說你驕傲不信,你就是不能和你的不完美和平相處。」

「這是你對待朋友的態度?當朋友跟你說他很慘,你都是這麼說的嗎?」

「你不會有事的,我不是第一天認識你。」我說。

「對,我不會有事的,大家都這麼說,『艾莉斯不會有事的啦』,『艾莉斯沒有問題啦』,『艾莉斯會處理得很好』,你們這些人為什麼沒事對別人這麼有信心?這不是不負責任嗎?你們又不是我怎麼會知道?如果有一天我出事了怎麼辦?」

「你不需要別人的時候多,不是嗎?」我停了一下:「你有沒有想過,別人那樣說其實不是要安慰你,而是要安慰他們自己。你太獨立了,他們在你的生活中沒有位置,為了找台階下,只好告訴自己說,自己不被需要是因為你很能幹,而不是他們沒有價值。」

「都是我的錯!」

「並不是。」

艾莉斯請侍者者收走她吃不到一半的沙拉,點了一杯咖啡:「前幾天我在Pub被一個男人搭訕,我對Pub的男人沒興趣,所以一開始沒有給他好臉色看。」

「後來呢。」

「後來,他說他是一家藥廠的推銷員,」

「搖頭丸啊?」

「不是,別打岔,」艾莉斯說:「他說他們剛推出一種藥,叫『Quickly Forget』,可以讓你快速忘掉你想忘掉的事情。藥丸有兩種,一顆是綠色的,一顆是紅色的。他說,綠色藥丸是用來導向,你把它吃下去,想著你想要忘掉的事情,綠色藥丸會很快溶解,然後追蹤你想忘掉的事情。你一邊想,它一邊鎖定這件事在腦海裡的位置,五分鐘後,你吃下紅色藥丸,紅色藥丸是用來刪除記憶的,吃下去五分鐘,就可以忘掉你想忘記的事情。」

 

「真的嗎?」 

「我騙你幹嘛?你不覺得聽起來很優嗎?」

「六分鐘護一身,十分鐘馬上忘。」

「他給了我一份試用品,你看,」艾莉斯拿出一個小盒包,裡面精巧地包了兩個康得六百大小的藥丸,一顆是綠色的,一顆是紅色的,裡頭還附了一份使用說明。

「紅配綠狗臭屁,綠色藥丸看起來很可怕,好像是外星球的東西,你相信這些?」

「我不知道,那傢伙看起來很誠懇,而且他沒有請我當場試驗,他說我可以回家試,試了有效再打電話給他,看起來不像要騙我。」

「喔,那你為什麼不試?剛好可以忘掉那個男人。」

「我不知道。」

我看著艾莉斯,然後皺了一下眉頭:「我知道。」

「你知道?你知道什麼?」

「你並不想忘掉那個人。」

「亂講!」

「並沒有,你自己心裡清楚。」

「我回家就吃給你看。」

「你不需要賭氣。」

「並沒有賭氣,包裝盒給你,藥丸我留著,吃了結果怎麼樣我會跟你說。」

我們買單,我把艾莉斯給我的「Quickly Forget」包裝盒塞進我的西裝口袋,我問她需不需要我送她回家,她說她想一個人走走。

後來幾天,我工作一忙,就把這件事情忘掉了。

有一天晚上,我整理衣服,準備把幾件西裝外套拿去洗,我檢查了每個口袋,摸出艾莉斯當晚給我的「Quickly Forget」包裝盒。

我仔細把盒子以及裡頭的說明看了又看。

適應症:遺忘失能,想忘忘不掉。

特色:物件導向式遺忘,定址鎖定待忘事件,十分鐘快速遺忘,藥效立即、溫和,不傷腸胃。

使用說明:18歲以下禁止服用。成人每回綠色藥丸一顆,服用後請用力回想待忘事情,五分鐘後服用紅色藥丸,待忘事件立即遺忘。服用本藥品需依醫師指示服用。

真特別,我看了一下製造商:QUICKLY FORGET PHARM. IND. CO., LTD. PLANET NO.3.

這什麼地方的廠商?

我打了手機給艾莉斯,她還在加班。

「你的遺忘小藥丸,吃得怎麼樣?」

「什麼?」

「綠色、紅色小藥丸啊,拿來忘記事情,那天吃飯你跟我說的。」

「你在說什麼?我現在在趕案子。」

Quickly Forget!你給了我包裝盒。」

「你吃錯藥啊,我在忙耶。」

「你不記得了?你說真的還說假的?」我突然覺得詭異。

「我沒時間跟你扯,我要掛電話了。」

「難道你把藥吃了,把整件事情忘了?」

「謝謝,再見!

靠,Quickly Forget真的有效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