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目前位置:Home 出版品 3號小行星 10.失落的128 MB RAM

10.失落的128 MB RAM

我跟阿賓在忠孝東路四段手牽手,兩個人手上各握了一球冰淇淋,

 我的是香檳藍梅,他的是巧克力,我要他給我吃一口,他也舔了我的香檳藍梅。

「討厭,」我用力拍了他的肩膀:「給人家吃這麼大口,過份,愛吃鬼!」

「你不能吃太多冰,」阿賓說:「過不久你就要動手術。」

「不要再提了!」我瞪了阿賓一眼:「再說我就不理你。」我賭氣背對著阿賓。

阿賓說得沒錯,再過一陣我要動手術了,我等骨髓捐贈等了很久,最近等到了。

我叫小雪,今年19歲,不抽煙,愛吃冰,得了慢性骨髓性白血病。

可是奇怪,我應該躺在病床上,怎麼會跑出來跟阿賓看電影?而且我做了一陣子化療,掉了很多頭髮,頭髮不應該這麼長、這麼黑;阿賓也不應該來找我,他老爸老媽不是反對我們交往嗎?

我在這裡幹嘛呢?一定是閃神了。

「等一下我們要去看什麼電影?聽說哈利波特不錯看。」我轉過頭去找阿賓。

「阿賓,」我沒有看到阿賓,他跑哪兒去了:「阿賓,你在哪裡?」

沒有看到人:「阿賓,出來,你在玩躲貓貓啊?不要鬧了,阿賓,快出來!」

還是沒看到阿賓。

而且奇怪,平常熱鬧的忠孝東路,現在一下子人都不見了,整個路上一個人也沒有。更奇怪的是,天突然暗下來,而且開始起風,風嗖嗖地吹著,我心裡開始覺得害怕。

「阿賓,你在哪裡!出來啦,不要玩了啦,我會怕,阿賓!」我東張西望,用力喊著,可是沒有人回應我。

整條忠孝東路空蕩蕩,只剩下我一個人,而且風越來越大,從五段那個方向來,吹得我站不住,風沙也吹得我張不開眼睛,好像有什麼東西從那裡過來。

我背著風,但想看看後方什麼東西,我用右手護住眼睛,轉過頭從指縫裡朝五段看去,哇,好大的一顆球,白色的,還帶著血絲,黏黏膩膩的

Oh my god,是一顆巨無霸白血球!

而且,巨無霸白血球,正快速推擠壓倒旁邊的建築,像一條大地震蚯蚓,轟隆轟隆朝我衝過來!

我頭也不回,拔腿狂奔!一路大叫:「阿賓救我!阿賓救我!」

阿賓救我~

我整個身體顫了一下,睜開眼睛。

不是忠孝東路啊?這是哪裡?

是醫院,我躺在醫院的病床上,旁邊還吊著點滴。

幾點了?我看了一下週遭,媽媽不在身邊,好像在病房外講電話。

我做夢了。又夢見阿賓,阿賓不是前天才來嗎?這麼想念他。

我想叫媽媽進來,我想喝水,不過她還在講電話。我想聽她說什麼,但是不太清楚,我頭有點暈,注意力不太集中。

媽媽說得有點久。明天要進手術房,可能要聯絡什麼事吧。

我是順著媽媽的意思動手術,病了這麼久,其實動不動手術對我都無所謂。

我想著剛剛的夢,剛醒來有點喘,好像真的跑了幾百公尺,我真的渴了,我試著側身拿水杯,拿到了,杯裡有一些水,我一口氣喝完,把水杯放回去。

媽媽還在講電話,我好像聽媽媽說到「王菲」。

是王菲嗎?

我請阿賓下次幫我帶王菲的最新的CD來,不知道他會不會記得?最新的這一張CD我還沒買,好想聽。不曉得,如果他爸媽知道他還偷偷跑來看我,會不會生氣呢?

我喜歡王菲,有她每一張專輯,房裡還貼了她好幾張海報。有一回還跟阿賓說,我有時候喜歡王菲更甚於他,結果他聽完吃味,叫我乾脆去跟王菲談戀愛算了,我聽了好生氣。

為了氣他,我就說,如果王菲喜歡女生,我就去追她,我們可以變成姊妹戀,比謝霆鋒的姊弟戀還帥!結果阿賓被我氣得說不出話。

我就是喜歡王菲,我最近還常常夢到她。我現在腦海是王菲第一張專輯裡的歌「冷戰」,這是她翻唱Tori AmosSilent All These Years

沈默之中仍克制不要呼吸,怕觸摸了空氣壞了情緒,我為你寫下了問號等親愛的你吻去

旋律中,我閤上眼睛

我來到海邊,穿著一件無袖的白色連身睡衣,光著腳ㄚ在沙灘上散步。諾大的海灘只有我一個人,海浪一波波湧來,沖刷了我的腳印。我提起裙襬往海裡走去,海水冰涼的,浸得小腳ㄚ好舒服,不過一個大浪來,我又趕緊跑回沙灘。

我兀自在海濱玩耍,沒有注意到有一個女人朝我走近。

「你玩得好開心。」

「嗯!」我說,我還來不及抬頭看她,不過聲音好熟喔:「好久沒來海邊,生病之後就沒有!」

「你生著什麼病?」女人問。

「白血病啊。」我抬頭看她。

等一下,我有沒有看錯,我的心跳開始加速:「你是王菲?」

「嗯。」

我驚訝地拳著雙手摀住嘴:「你是王菲?真的嗎?」我要暈倒了:「你真的是王菲?!」

我的心臟快跳出來了,我跳起來抓住她的手:「Oh my God,你怎麼會在這裡?你是我的偶像,我好喜歡你,我買了你每張專輯,都是正版的,我還有好多你的海報;你每一首歌我都會唱,我去KTV一定唱你的歌;還有你演重慶森林,真的好酷,我好喜歡;我也有看你演的日劇喔;我好喜歡童童,也很喜歡謝霆鋒,是你的我都喜歡!你待會幫我簽名可以嗎?喔天啊,我好想哭,這不會是真的吧?你是王菲,這不是真的吧?你真的是王菲嗎?」我的眼淚已經在眼眶裡轉了。

 

「平靜點,姑娘」她握住我的手:「我是王菲,來找你的。」

「找我?你要找我?真的嗎?哇,好開心,你要我做什麼我都願意!」

她牽起我的手:「喜歡來海邊嗎?」

「超喜歡,你也是嗎?」我掩不住興奮。

「嗯。」

「海邊最舒服了,可以吹風玩水,煩惱的事情一下子就忘掉了,」啊,要先跟王菲要簽名:「你等等幫我簽名好不好?糟糕,我手邊沒有筆。」我摸了身上的口袋,想要找筆,可是我忘了我穿睡衣,根本沒有口袋。

「不急,送你我的新專輯,Planet No.3。」

「哇,好棒,我好喜歡。」我如獲至寶。

「你年紀這麼小,有啥煩惱的事情想忘掉?」

「不小了,我19歲了!想忘掉的事情很多啊,生病的事,學校的事,打工的事,家裡的事,跟男朋友吵架的事告訴你喔,我有一個男朋友他叫阿賓,對我還不錯,不過最近常常跟我吵架,我跟他說我喜歡你,他還會吃醋說。」

「真的?」

「對啊,他還說叫我乾脆跟你談戀愛算了。」

「他發神經。」

「對嘛,對嘛,喜歡偶像本來就很自然的事,誰沒有自己的偶像。」

「大家都有事想忘,」王菲說:「你很行嗎?忘掉事情。」

「有時候可以,有時候不行。」我說。

「什麼時候行?」

「喔,很煩很煩的時候,或是玩得很瘋很瘋的時候。」

「像是現在嗎?我看你玩得挺高興,」王菲若有所思,停了一會她問我:「那你會不會把我忘掉?」

「怎麼會?我怎麼會把你忘掉!」我急著辯護:「我可是你的super fan,從小到大,我沒有像這麼喜歡你地喜歡過別人,連阿賓都沒有,我還想學著像你這麼有個性,怎麼會把你忘掉?」

「我看你年紀大就會。」

「不會不會,我不會!我已經夠大了,現在不會忘掉,以後也不會,跟你保證!」

「別保證,」她又停了一下:「記得我有什麼好呀?」

「什麼?」我有點糊塗:「記得你很好啊,你的歌好聽,戲也好看,就是不會忘掉你,這很自然的啊。」

「這樣不好玩哪,你知道我找你做什麼呀?」

「不知道,你還沒說呢,快告訴我,我願意為你做任何事!」

「我來找你,要你把我忘掉。」王菲說。

「什麼?」

「全世界都把我忘了,就屬你沒有。」

「亂講,怎麼會?不可能,你這麼有名,街上隨便問一個小朋友都知道你,連我媽媽不看電視她都知道你,怎麼可能全世界都把你忘了?你在開玩笑!」

「你不明白,小姑娘,」王菲說:「我死了,你現在看見的不是王菲,是王菲的靈魂。」

「什麼?」我嚇了一跳。

「別怕,我不傷人。」

我倒抽了一口氣:「怎,怎,怎麼會這樣?發生什麼事,你不是好好在我面前嗎?」

「我沒有影子,看見沒有?」

對,王菲沒有影子,我注意到了。

我倒退了兩步:「為,為,為什麼會這樣?我,我,我怎麼不知道?」

「你病好久,昏迷好長一段時間,錯過一些事情。」

「你死了,真的嗎?你沒有騙我?」我兩手抱住頭:「你是說,我以後再也聽不見你唱歌,看不到你拍電影,再沒有你的日本偶像劇可以看,是嗎?

我又退了兩步:「喔,不要,我不要!」我開始哭起來。

她一把把我抱在懷裡:「傻姑娘,哭什麼呀,人都會死。」

「不要,不要!我不要你死,你要繼續唱歌啦,嗚~」我把頭埋在王菲懷裡,大聲地抽泣說:「你死了,童童怎麼辦,童童好可憐,你不能死。」

「別操心童童,有人照顧他。」

「你騙人,我現在在你懷裡,你有溫度,你還活著!」

「都是假的,因為我得來找你,」她微微放開我,抱著我的肩膀,幫我擦去淚水,「別哭了貝,怪難看的。」

「可是好意外啊,好不容易遇見你,結果你死了,我不甘心!」

「生死有命。」

「你應該要活一百歲!」

「去跟誰要啊?我得了怪病,醫生早早就跟我說我時間不多。」

「那你死很久了嗎?你說全世界都把你忘了,我昏迷了那麼久嗎?」

「沒多久,不過我做了些事,讓大家忘記我。」

「什,什麼事?」我止住哭,抽蓄著問。

「我辦了場告別演唱會,找了一個師父做法,那師父道行很高,只要看過演唱會,三天後就會忘記我。不看現場,看轉播,聽廣播,看報紙報導都行,甚至只要聽看過的人說說,也行。我退出歌壇這事挺大的,所有媒體都跑來拍,大家都知道這事兒。所以演唱會一完,大家就把我忘了,就你沒有。因為你昏迷好一陣,錯過了,等你醒來,大家也都忘了,沒人跟你說。」

「對,沒有人跟我說。」

「可好呢,大家把我忘了,我才能像個平凡人,沒啥打擾離開這世界。」

「你去了哪裡?」

「另外一個世界,到那兒才發現你沒忘記我。」

「那兒好玩嗎?」

「不能說。」

「有一天我也會去,對不對?」

「沒那麼快,你才19歲。」

「你還唱歌嗎?」

「哼哼。」

「為什麼要大家忘記你呢?」

「不乾脆呀!離開就離開,不想留下東西,也不想自己留在別人腦子,讓他們空出地方記點別的,我也少負擔。」

「大家真的忘記你了嗎?」

「不信哪?」她蹙起眉頭:「好,等等你看著,謝霆鋒會從那邊跑過來,你看著好了,你看他見著我時會不會跟我打招呼。」

「真的嗎?」

「來了。」

我往前看,真的看到一個男生脖子圍了條毛巾,朝我們跑過來,然後越跑越近,越來越清楚,哇,好帥,真的是謝霆鋒。

他跑過來,汗水濕了整件T-shirt。他看見我們,然後看著王菲,腳步放慢下來,好像看到熟人,臉上有一種遲疑思索的表情。可是沒有很久,就恢復了腳步的速度,而且沒有跟王菲打招呼,就從我們身旁跑過去,沒有回頭。

我們就這樣看著他跑步離去。

等他走遠,王菲說:「看,他把我忘掉了。」

「真的,」我好心疼:「你不難過嗎?你們曾經那麼相愛。」

「不,他記得我才會。」

「為什麼呢?」

「遺忘才能讓兩個人自由,」王菲說:「長大你就明白。」

「我已經長大了。」

她摸摸我的頭:「你還會長大。」

「真的只剩我還沒忘記你嗎?」

「嗯,所以我來找你。」她說:「找你把我忘了,把你記得的王菲還給我。」

「可是我不想忘記你!」

「喔,是誰說願意要為我做任何事來著?」

「可是,可是就算我願意,要怎麼做?難道你要給我看你的演唱會錄影帶、還是看剪報法師的效力還在啊?」

「我沒帶,不過有別的法子,瞧,法師給我這個,」她從口袋裡拿出一塊小晶片:「這是RAM128 MB記憶體,放回憶用的,法師說拿來放你腦子的王菲,夠。」

「這什麼法師啊?他在華邦上班嗎?我有一個表哥在華邦,華邦做記憶體的。」

「不瞭解,要嗎?念個咒就成,這麼念:鍾迄空載獅蕭藝濟酉索」

「我不知道。」

「這是我的心願。」

「我真的不知道。」

「如果你肯,我陪你一天,我們四處玩玩,明天你再給我。以後你記不住這天,不過會心裡一直有種甜蜜感覺,如何?

「我想想好嗎。」一切太突然,也太特別了,我要想想。

我背向王菲往大海走去,要忘記王菲嗎?

忘記王菲,我腦海會有一個地方空下來,我要拿它們來記什麼呢?我會忘記今天在海邊發生的這一切嗎?也許不久,我也會到王菲的那個世界去,也許我不需要忘記她,如果我過去了,這個世界一樣沒有人記得她,可是她在另一個世界,就會多一個記得她的朋友

我頭好暈。

夕陽好大喔,又大又圓又紅,而且好像在滾動。

天一下子暗下來,夕陽卻慢慢變白了,而且越來越大。我回頭看王菲,王菲不見了,跑那兒去了?

我又轉頭看夕陽,現在真的越便越大,越來越白,而且有點黏黏的,然後那一條一條的是?是血絲嗎?那是

天啊,白血球,巨無霸白血球又來了!而且向海邊這裡滾過來

「王菲,快跑,巨無霸白血球出現了!你在哪?快跑啊,王菲,王菲,快跑

~~

「醒醒,女兒,你又做噩夢了?」

我睜開眼睛,看見媽媽,回了神,很急促地跟媽媽說:「媽媽,我夢見王菲了,王菲死掉了,而且她跑來叫我忘記她

「你胡說些什麼啊!快清醒,我們有客人,」媽媽把我扶起:「你看這是誰?王菲不是好好在這兒嗎?」

對,媽媽說得沒錯,我們有客人,我看見王菲,她就好端端地站在我病床尾,我臉紅心跳,禁不住驚聲尖叫:「王菲!」

「這是你第幾次夢見我了?」王菲微笑著問我說。

Story powered by anne.

本文純屬虛構,如有雷同,也不會是真的。